English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安妮海瑟薇:尊重他人,】 【石煤机掘进装备通过神华】 【曝一方求购马竞锋霸被索】 【广州,一座24小时不打烊的
当前位置: 主页 > 电子赌博 >

悬崖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时间:2018-11-07 06:41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赌场里,春三不守规矩空手套白狼被逮个正着被毒打了一顿。周乙看到后就将他的欠款都还了带着他走了。春三被毒打掉了几颗牙,恨上了赌场的管事关大帅。春三去年举报了一个共产

赌场里,春三不守规矩空手套白狼被逮个正着被毒打了一顿。周乙看到后就将他的欠款都还了带着他走了。春三被毒打掉了几颗牙,恨上了赌场的管事关大帅。春三去年举报了一个共产党人给宪兵队长得了不少钱,周乙听后就让他以后将这些人举报给自己。春三是一个密探,说出了同是密探的几人。周乙给他了一张金教授照片要他跟踪着金教授,并要他在工业校区蹲点。金教授被关了几天放了出去后,春三就开始跟踪上了她。

晚上,秋妍在家里等不上周乙,就自己先吃饭了。车子回来了,秋妍赶紧站起身,被刘妈给阻止了。周乙就要秋妍以后别等自己先吃饭。回到房间里,周乙给她说了电台的事情,要她明早将刘妈支出去测试电台,往二号站发报。但是二号站信号差,密文也是明天给,秋妍看时间这么仓促有些抱怨。周乙又提醒秋妍给她说了要用暗语回答,提醒她电话是会被保安局监听的,如果实在特别就用外语回答。周乙会俄语和日语,秋妍会说俄语和英语。周乙又给她说了家属调查表的情况,表示自己很多地方都没有填。秋妍认为自己的履历应该没有问题,周乙准备再拍一些结婚照。

1938年11月29日星期二,周乙在大会上被嘉奖,正式任命为了特别行动队队长。高科长要周乙集合警察队,但是没有告诉他们具体所为何事。周乙只好让人集合,集合后,高科长表示是要追查一辆从新京方向开过来的日本车。

钢琴和电台成功的被送往到了周乙家,秋妍和老魏赶紧将电台装好,调试了电台后,发了电文。秋妍发完电报后急忙关掉了电台。老魏觉得房间有些不对头,让她好好准备一些,有可能要她跟周乙呆到满洲国倒台那天,要秋妍都听周乙的。发电后因为没有得到回复,老魏要秋妍再发了一遍。

周乙在检查车辆时,趁机来到了一家小商品店,给家里打了电话,用俄语告诉秋妍要检查车辆提醒老魏中止计划。这时,鲁明来了,周乙急忙挂掉了电话。老魏赶紧走了,要秋妍晚上一定要将电报发出去。孙悦剑发现警察厅搜捕的很严,就吃好放弃了药品就计划,准备将电台先运回旅馆,将药品用马车来拉。

周乙来找到春三,春三表示昨晚有人去金教授家并给了他一个车牌号。周乙要他急忙去旅馆查单身女人的情况,又给家里打了电话要秋妍去马迭尔旅馆3318房间找一个单身女人,要她不要在用郭曼的证件,房间没人就拿个信封画个十字,她的样子在自己的柜子的相册里,假设发现不对就赶忙走人。(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悬崖第2集剧情介绍

周乙早上在火车上抓到的金教授因为口无遮拦被抓,秋妍不禁叹息了起来真正干间谍的不会多话。晚上周乙要睡书房,知道了老魏找来了刘妈,觉得刘妈很精明就打算改天换掉她。夜里,秋妍回到屋里躺下了觉得听到了外面的声响就喊了起来。周乙赶紧起床,要秋妍呆着别动主动出门查看,发现车子的后备箱里只有金教授的行李箱,问了刘妈具体情况就只开了她。周乙拿着后备箱里金教授的行李箱上楼,嘱咐秋妍以后再听到声响要先喊自己,怀疑这不是一般的小偷,想要偷走金教授行李箱中的东西,反复思量后打开了箱子,发现这交卷是后黏上的并且用过。周乙不禁怀疑了起来,将交卷洗了出来。刘妈在一旁偷听着二人的举动,周乙察觉到了。周乙洗过了照片发现里面竟然是密码本。秋妍看了密码后怀疑这是美式密码,周乙想着金教授拿着重要的东西还这么张扬怀疑他要么是不知情,要么这就是个圈套,不知道金教授到底是什么人。周乙准备再次翻拍一下照片将东西恢复原状。

1938年11月27日星期日,秋妍受周乙的要求模仿照片上的字迹写些东西,但是因为要吃饭,秋妍没有收拾东西就先下去了,周乙看到后就将照片放到了抽屉里。鲁明给周乙打来了电话问起了金教授的行李,周乙表示上班时会送过去。秋妍对高彬高科长的印象挺好,周乙却不认为此表示高彬很谨慎聪明多疑以后将会是自己最大的敌人,要秋妍以后在楼下少说这样的话题谨慎一些,尽量像个真正的妻子。

1938年11月28日星期一,周乙上班来到了哈尔滨警察厅并将金教授的行李带给了鲁明。鲁明很感激他并要他别将此事告诉科长高彬。周乙给了他一份鉴定表要鲁明给村上队长送过去,让刘魁检查行李。鲁明同意了交给了周乙一张表格要他填一下家里直系亲属的情况。刘魁检查行李事果然发现了胶圈但是没有在意。鲁明带着特务科家属的档案要保安科的人查一下,保安队长一看周乙的档案就感觉特别了起来。秋妍早上去买了躺椅后拿回了纸条就给周乙打了电话说他胃药没吃,并且他妹妹来了要他见面。

周乙来到了咖啡厅见到了自己真正妻子孙悦剑。孙悦剑看到他有白头发就担心了起来,周乙询问起了家里孩子的情况。两人依旧情意深切。孙悦剑表示上头有变动自己以后常来哈尔滨了,要他下次见见孩子,年前有一批药材用品要运往山里,并且手续齐全。周乙听后就责怪她没有事先告诉自己具体路线好让自己安排,说起了秋妍不怎么样没有经验,担心会在秋妍身上出事,很不情愿秋妍跟自己搭档,得知了孙悦剑怀了身孕更加为自己情况担心了起来。孙悦剑很担心周乙整天跟秋妍在一起会喜欢上她,周乙赶紧解释,握住了她的手。孙悦剑表示情报和电台会在钢琴里面藏着,后天之前必须要发出情报。

悬崖第3集剧情介绍

赌场里,春三不守规矩空手套白狼被逮个正着被毒打了一顿。周乙看到后就将他的欠款都还了带着他走了。春三被毒打掉了几颗牙,恨上了赌场的管事关大帅。春三去年举报了一个共产党人给宪兵队长得了不少钱,周乙听后就让他以后将这些人举报给自己。春三是一个密探,说出了同是密探的几人。周乙给他了一张金教授照片要他跟踪着金教授,并要他在工业校区蹲点。金教授被关了几天放了出去后,春三就开始跟踪上了她。

晚上,秋妍在家里等不上周乙,就自己先吃饭了。车子回来了,秋妍赶紧站起身,被刘妈给阻止了。周乙就要秋妍以后别等自己先吃饭。回到房间里,周乙给她说了电台的事情,要她明早将刘妈支出去测试电台,往二号站发报。但是二号站信号差,密文也是明天给,秋妍看时间这么仓促有些抱怨。周乙又提醒秋妍给她说了要用暗语回答,提醒她电话是会被保安局监听的,如果实在特别就用外语回答。周乙会俄语和日语,秋妍会说俄语和英语。周乙又给她说了家属调查表的情况,表示自己很多地方都没有填。秋妍认为自己的履历应该没有问题,周乙准备再拍一些结婚照。

1938年11月29日星期二,周乙在大会上被嘉奖,正式任命为了特别行动队队长。高科长要周乙集剧情介绍合警察队,但是没有告诉他们具体所为何事。周乙只好让人集剧情介绍合,集剧情介绍合后,高科长表示是要追查一辆从新京方向开过来的日本车。

钢琴和电台成功的被送往到了周乙家,秋妍和老魏赶紧将电台装好,调试了电台后,发了电文。秋妍发完电报后急忙关掉了电台。老魏觉得房间有些不对头,让她好好准备一些,有可能要她跟周乙呆到满洲国倒台那天,要秋妍都听周乙的。发电后因为没有得到回复,老魏要秋妍再发了一遍。

周乙在检查车辆时,趁机来到了一家小商品店,给家里打了电话,用俄语告诉秋妍要检查车辆提醒老魏中止计划。这时,鲁明来了,周乙急忙挂掉了电话。老魏赶紧走了,要秋妍晚上一定要将电报发出去。孙悦剑发现警察厅搜捕的很严,就吃好放弃了药品就计划,准备将电台先运回旅馆,将药品用马车来拉。

周乙来找到春三,春三表示昨晚有人去金教授家并给了他一个车牌号。周乙要他急忙去旅馆查单身女人的情况,又给家里打了电话要秋妍去马迭尔旅馆3318房间找一个单身女人,要她不要在用郭曼的证件,房间没人就拿个信封画个十字,她的样子在自己的柜子的相册里,假设发现不对就赶忙走人。

悬崖第36集剧情介绍

第二天周已带着一个化装成日本宪兵的同志去了保安局找了陈景于,随后周已把自己的手续交给了陈景于,陈景于签了字之后就去带人了。老魏开着车在门外面等的时候有个保安说让他把车开到一边去,这里面不准停车的,老魏听了之后就把车子给开走了。那个保安感觉有点不对劲儿。

周已出来了之后上了自己的汽车,随后就跟老魏开着车子走了,那个保安告诉陈景于说这两个日本人有点奇怪,陈景于说日本人嘛,还能和中国人一样。在车上周已紧紧地拉住了孙悦剑的手,紧紧地抱着她。孙悦剑在周已怀里面哭了起来,周已也落下了泪水。

下车的时候老魏告诉周已说省委鉴于周已处境危险,随时都有暴露的可能,因此决定让他过境去苏联,他们一家人可以团圆了。在回去的路上周已问了顾秋妍和莎莎的事情,老魏说顾秋妍因为和苏联方面有过瓜葛,组织上让她留了下来,周已听后说那么让他把孩子给带走,他要带孩子去苏联。

周已晚上的时候去找了陈景于,他告诉陈景于说自己是以一个朋友的身份过来找他的,他告诉陈景于说自己就要走了,让他把自己的责任给推卸干净还说自己会故意露出一个破绽,但事后让他一定要抓住机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卸到自己的头上面。

随后周已说自己愿意那一份名单跟陈景于交换,他要一份保安局在哈尔滨的名单,随后自己也给了他他高科的名单,陈景于答应了。周已说他们都是中国人,不会把烂摊子推到他身上,随后跟他商量了怎么处理接走孙悦剑时候的漏洞问题,尽最大努力帮他继续潜伏下来。

周已回家之后给刘妈发了三个月的工钱,让她先回老家去住一段时间,他说现在海尔滨情况不好,等过段时间再让他回来。刘妈出来的时候刚好被鲁明给看见了,鲁明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他问了周已是怎么回事,周已说自己老婆带着孩子去外面散心了,他打发仆人回家住一段时间。

开会的时候鲁明听保安局的人说周已提了个犯人,还是个女的,鲁明对周已的反常行为感到了怀疑,他派着人一直悄悄地跟着周已。周已会给高彬请示说自己要去办案,高彬同意了,周已开车去银行的时候被人给看到了。鲁明去办公室找高彬说了保安局带走孙悦剑的事情,还说是周已亲自带人去的,还说了周已家仆人走了同时还说周已办了两张边境通行证,还取了一大笔现金。

高彬听后让鲁明接着说,鲁明吧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还说感觉周已是要远走高飞。高彬听后说让这件事情马上就会有结论,让鲁明赶紧去宪兵队核实一下犯人的情况。周已去见了老魏,他给老魏说自己要带莎莎走,随后他要了顾秋妍住的地址。

悬崖第37集剧情介绍

周已跟老魏说了自己的计划,还说高彬估计短时间内是无法发现的,随后他还说了自己全身而退的方法。老魏说周已这一走高彬会很失落的,真应该跟他们继续的玩下去,周已还是对自己的家人有一种负罪感,他不知道怎么样去面对自己的家人。

周已找到了顾秋妍,他告诉顾秋妍说自己要带莎莎走,顾秋妍听后说莎莎要是走了自己真的就什么也没有了,周已说这样做对孩子真的是很危险。顾秋妍说让他赶紧走,他显得十分的生气,情绪也有些激动,周已没有说话抱了顾秋妍一会儿之后就开着车走了。顾秋妍看着周已远去的汽车又伤心地哭了起来。

鲁明去了宪兵司令部要求核实一下犯人的情况,但是日本人做事十分严谨,而且像这样秘密的屠杀犯人也是需要保密的,他们不给鲁明提供任何信息,除非由上级的批示。高斌没有办法他让鲁明给沿途的哨卡打电话说如果一旦发现周已的车就要想办法把车给留住,但是不要声张。

周已早就有了防范,他把车牌号换成了一个秘密的车牌号,这样会收到特殊的照顾。高彬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他找到了保安局的一个人问了周已当天提审犯人的情况,但是不知道那几个日本宪兵队的人是哪里的。高彬跟鲁明商量说这件事情只有找保安局的陈景于去问一下。

高彬找了陈景于问了周已当天提走犯人的情况,还问了他书面档案是不是都当着日本人的面给销毁了,随后高彬说周已那天提审犯人的回执书是假的,还说这件事情先不要声张,那两个日本人有可能是假冒的,随后他告诉陈景于说他跟这件事情的关系不大。

晚上高彬带着人去了周已的家里面搜查了一个晚上也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在回去的路上鲁明告诉高彬说要发通缉令,因为在去佳木斯的火车上面没有周已的消息。高彬说不行,因为他要给自己留一点后路,随后他让鲁明要全力打听清楚周已家仆人的的下落,还说如果发现周已的孩子跟妻子要先跟踪好他们,摸清楚他们住的地方。

周已开着车带着孙悦剑和家乔过了哨卡准备出境,晚上的时候孙悦剑问家乔为什么对他爸爸怎么那么不热情,家桥说他脑中的爸爸不是这个样子的。孙悦剑告诉孩子说等他长大了就会知道了,而顾秋妍带着莎莎在外面住着顾秋妍拿着周已送他的手镯睹物思人。

悬崖第38集剧情介绍

顾秋妍带着莎莎出来的时候被高彬派的人给盯上了,他们两个人在车站的时候顾秋妍因为要上厕所就让莎莎在座位上面看箱子。但是顾秋妍刚走就被高彬的人给抱走了,顾秋妍回来的时候发现莎莎不见了,他一下子就慌了神,撕心裂肺的叫着莎莎的名字。

顾秋妍没有办法就去铁路署找了他们的人,那个值班的人员说他们车站这两天已经发生了好几起丢失孩子的事情,他让顾秋妍先回家里面等着消息,他们会尽全力去寻找的。顾秋妍没有办法就回了家,她给高彬打电话说他的孩子失踪了。高彬听了之后让刘魁去他们家里面看看情况,他说顾秋妍的做法很不合情理,已经十几个小时过去了,他才告诉自己,他不给自己的丈夫说,就证明这里面一定有隐情。

高彬去找了涩谷三郎说了这件事情,随后他又去找了刘厅长说他先可以肯定的说周已就是隐藏在他们内部的叛徒,还说这件事情不能生长,这关系到他们的声誉和晋升的问题。周已带着孙悦剑和家乔见到了抗联的人,周已见到了自己的哥哥周政委,周政委告诉周已说他们刚刚得到情报说莎莎失踪了。

第二天周已送孙悦剑和家乔到了边境线,而他自己看着他们母子安全的过境之后,没有国境。家乔给了周已写给孙悦剑的信,孙悦剑看了信之后险些站立不住,周已在信上说他得知了莎莎失踪的消息,他必须要回去。他十分的爱家乔,让孙悦剑带着孩子好好地生活,自己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周已回去之后去找了老魏,老魏说他真的是疯了,他这个时候回来不是添乱吗,高彬正等着他自投罗网呢。周已说自己已经想好了一个计划,最多只赔上自己一个,他说自己打算让顾秋妍假投降。周已给老魏说了自己的计划,他说自己已经没有资格让别的人去为自己牺牲了,他应该去做一个父亲该做的。周已走后老魏悲伤地闭上了眼睛。

高彬跟鲁明说周已给警署打了个电话问了他女儿的事情,还说让鲁明去通知各个警署做出点实际行动去找莎莎,这样也给他放个烟雾弹增加点自信心。他还说人都是会有弱点的,凭他这么多年队周已的了解他肯定不会放弃自己的亲情的。

周已从四号哨卡过来之后回了家里面,高彬知道了之后下令说全城封锁,周已回了家之后看到顾秋妍已经憔悴的不成人样了。顾秋妍看到了周已之后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哭了起来,周已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把她叫到了楼上问她孩子是怎么丢的。两个人知道屋子里面有窃听器,随后开始了对话。

悬崖第39集剧情介绍

周已一边破口大骂着顾秋妍,一边查找着屋子里面可能藏着窃听器的地方,随后周已放了一首歌,然后他悄悄地告诉顾秋妍说他们已经暴露了,他说如果高彬抓住了顾秋妍要对她动刑的的话就让顾秋妍把这么多年跟自己在一起的所有事情都告诉高彬,要像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的说,然后再把老魏和他所有联系过的人都告诉高彬。

周已说高彬是个注重细节的人,她肯定是隐瞒不过的,不过他已经给老魏说好了,到时候老魏他们会隐藏起来的。周已说高彬肯定会利用顾秋妍给组织上发假情报,然后再让老魏遥相呼应配合顾秋妍,做到让高彬相信,随后周已说要让他好好的活下去,顾秋妍就是自己给高彬留下的最后一副毒药。他还说这样做会挖出高彬隐藏在他们内部的间谍。

高彬给鲁明说他现在知道了间谍是谁的时候还不如不知道,不是到的时候是恨,知道了之后是伤心。晚上周已跟顾秋妍两个人相对而坐,没有语言,四目相对,把彼此想说的话都写在了之上,这或许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最后一个夜晚。

第二天周已要出门的时候顾秋妍给周已整理好了衣服送他出了门,周已开着车去了特务科,一切表面上还是显得那么风平浪静。刘魁是个不知情的人,他还问了周已孩子的事情,周已还是像往常的一样办公。他接了个要他那天移送犯人名单的电话,随后他被叫到了宪兵队,高彬在那里面正等着他。

周已见了高彬之后高彬先是问了周已孩子的事情,然后又说自己想跟周已单独谈谈,他问了周已说了孙悦剑的事情,还说宪兵队已经下发了对周已的逮捕令。随后他说经过核实根本没有孙悦剑的事情,周已说那天他是接到了加藤司令官秘书的电话,然后说要去提审孙悦剑,随后自己才跟着宪兵一起去的。

高彬利用自己的推断想套出周已的话,周已说这样的谈话有意义吗,高彬说他应该知道今天的谈话叫审讯。高彬说周已应该之后他要是有问题最应该难过的人是自己,他现在是想帮助周已的安全,还说要是周已老这么兜圈子对他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周已跟高彬的谈话进行了很久,高彬说再给他半个小时让他单独考虑考虑,周已说自己没有什么好考虑的了。高彬出来之后鲁明告诉他说顾秋妍确实是在佳木斯生的孩子,但是怀孕的时间对不上号,鲁明说周已这么聪明的人他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他能不知道。高彬说事已至此自己也不能再顾虑了,随后他要人去把顾秋妍带过来

悬崖第40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高彬见到了顾秋妍之后告诉她说周已是共产党,随后还说莎莎的事情自己已经得到了消息,她现在在日本人那里面,他不知道日本人会干出什么事情。高彬给顾秋妍说孩子是无辜的,他劝顾秋妍放弃自己的主义和理想,等到她死了之后墓地上面的鲜花是没有意义的,他说现实是残酷的,为了孩子他不应该放弃所有的机会,让她再考虑考虑。

高彬在周已家里面找到了孙悦剑在一本书里面的笔记,他告诉周已说现在都到了这个份儿上了抵抗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周已听后说荒唐,太荒唐了,随后高彬让人把周已押了下去。鲁明告诉高彬说顾秋妍还是没有说,要不要对她动刑,高彬听后点了点头。

高彬在对顾秋妍用了刑之后告诉她说让她把一切都说了把,这样对她对周已还有孩子都有好处,顾秋妍假装是因为孩子而放弃了自己的信仰在认罪书上面按下了自己的手印,把所有的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高彬让鲁明和刘魁带着人去抓老魏了。

高彬让周已看了顾秋妍的证词,周已看了之后冷笑了一下,看着高彬说自己是共产党。高彬说为什么骗了他这么多年,周已说是信仰,但是高彬理解的太肤浅了。高彬说自己最欣赏和信任的就是周已了,但是他的信仰太荒唐了,简直就是幼稚,共产党肯定不会长远的。

高彬临走的时候告诉周已说他的事情不管对警察厅还是日本人来说都是丑闻,肯定不会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来走的,随后周已说自己想见见孩子,高彬听后说想见见自己的孩子,高彬说自己会安排的。高彬告诉顾秋妍说一个星期之后他就可以回家了,他可以用人格保证这件事情没有人会知道的,还说孩子日本人会给她送过来的。随后高彬让顾秋妍给她的上级组织发报。

第二天的时候高彬把周已带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他说很抱歉要执行了,问周已还有没有什么要说的要求,周已说自己想见他的女儿。高彬让人把莎莎带进来之后周已抱着孩子哭了起来,周已告诉女儿说他要出趟远门,让她在家里面听妈妈的话,随后周已看着孩子被人抱走了之后已经泣不成声了。

一个星期之后顾秋妍带着孩子回了家,周已被看押了起来,刘魁去牢房里面看了周已,把周已的烟给他送了过去。周已被警察带出去之后交给了宪兵队的人,宪兵队的人让周已站在了墙边准备对他执行枪决,周已面带微笑的转过了身抬头看着天。枪声响起的时候周已伟岸的身躯倒了下去,这是一个伟大的共产党人。

(责任编辑:admin)